首 页|环球资讯|军事天地|战略观察|群英论见|历史长河|社会民生|博览|图 库|博 客|社 区|论 坛|读书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正文

揭秘北京高校“床东”:一年收租近宿舍费十倍

 人参与 条评论  字号:T | T

  原标题:揭秘北京高校“床东”:一年收租近宿舍费十倍

  在学校宿舍里租上一个床位,安全、方便,更不用提远低于周边民宅的租金。妥妥的性价比吸引了不少考研、实习的外校人员。无需住在宿舍的学生将自己的床位转租出去,扣除宿舍费收益也颇为可观。近来,这看似“双赢”的商机在北京高校持续走俏,却也存在着值得商榷的问题。

  偷租宿舍

  “宿管真上楼查验怎么办?”

  去年暑假,结束了研二课程的小谢找了一份北京网络公司的实习工作。比其他异地实习同学幸运的是,小谢不必考虑如何在寸土寸金的首都寻觅落脚之地。一从武汉到了北京,他就被在北京某理工科院校读博的表哥安排进了研究生宿舍。

  小谢所住的四人间,其中一个学生是北京人,已经成家有了孩子,平时不在学校住。“我搬进去的时候,他的桌上地上厚厚一层灰,都是现清理出来的。”

  除了床位,北京学生的校园一卡通也一并借给了小谢。有了这张卡,在食堂吃饭、去浴室洗漱等等便畅通无阻,且花销极低。凭借小谢表哥这层关系,对方每月只“象征性”地收取他500元费用。

  在小谢看来,能住进学生宿舍实在是求之不得。实习的公司位于北四环,从地处西北三环的学校出发很是方便。更重要的是,若自己租房,按周边行情,哪怕一间卧室每月也得两三千元租金。再加上吃饭、水电费,对拿着微薄实习工资的学生而言根本负担不来。

  当然,“偷”租宿舍也存在风险。“学校对外校人员入住其实是禁止的,查到的话会立刻赶出去。”小谢透露,本来表哥想把他安排进条件更好的博士楼,但博士楼学生少,宿管又很“神”,每一个人都认识,风险太大。

  研究生宿舍一栋十几层上千人,相对“安全”一些,不过进出时还是需要技巧。“表情要淡然,穿着方面也得偏学生一点。”即便如此,小谢也被宿管问过一次,他谎称自己忘了带一卡通,并“镇定”地请宿管跟他上楼。“结果宿管说‘算了算了’,我还担心他要是真跟我上去查验怎么办啊。”

  挑选“床客”

  至少得准备考研,上班族不受青睐

  租住学校宿舍的好处不言而喻,大量需求也催生了相关“商机”。搜索高校论坛、赶集网、58同城等网站,“琳琅满目”的宿舍床位出租信息,涵盖了北京不少知名高校。

  目前北京高校宿舍费约在每年700元至1600元之间,根据宿舍条件,一个床位的月租金在每月五百至千元出头,一年下来便是六千到上万元,近宿舍费的十倍。对在校居住需求不高的学生而言,暗自“倒腾”的吸引力还是很大的。

  不过,在租客的选择上,学生“床东”还是颇为谨慎。记者联络了两位女生,一位要求必须是“本校毕业的学姐,室友比较容易接受。”另一位要求有认识的中间人介绍,“这样你的个人情况才会有保证。”

  相比而言,男生“床东”则稍显宽松。但至少要求“床客”得是准备考研的人,“上班族”不受青睐。记者以帮准备来京考研的弟弟找床位为由,联络一位在58同城上发帖,出租中国政法大学男生宿舍床位的孟同学。对方称家在北京南城,现在课少,就不住宿舍了。

  孟同学介绍,他的宿舍是4人间,走廊有公共厕所和浴室,开价每月700元,并称自己不想折腾,要是租客能长住,可以一直住到明年6月自己毕业,这样每个月给600元就行。“住学校里挺适合考研的,平时问问哪个教室上什么课,可以去蹭课。自习室能随便用,环境特别好。”孟同学列举着种种“独家优势”,还颇为体贴地表示,“住一个月给一个月的钱,你心里也踏实。”

  至于是否会被宿管发现,孟同学称“查得不严,但你得低调,不惹麻烦人家就不会来找你。”为了让其他舍友接受,还需要通过身份证、本科学位证等审核“床客”身份。“可别是工作的人啊。”他反复强调,“打工什么的就还是别住里面,人家十点多就睡觉,你一两点才回来,时间长了肯定不行,同学举报对我也有影响。要是按时起按时睡,踏踏实实学习,大家都能理解。”

  舍友意见

  “对同屋人身财产安全有威胁”

  “减轻经济压力的同时,也充分利用了闲置资源。”学生“床东”大多秉持类似观点,认为出租自己的床位,于己有利更与人方便。然而,共处一室的其他舍友恐怕就没那么乐观了。

  “我之前有个舍友,把床租出去立刻就被宿管发现并约谈了,还给予了警告。”提起上学期舍友私自出租床位,北京三环某高校学生小邱愤愤斥之“活该!”

  小邱介绍,自己所在的女生宿舍每年费用750元。“条件不太好,屋子小,没阳台,空调就更别想了。楼里没有开水,卫生间公共的,也没有洗澡设施。”一个舍友嫌条件差,在外面以每月2800元的价格租了个单间,并将自己的床位以每月500元的价格出租。“壕啊,有钱,任性!”小邱感叹,顿了顿,她又忍不住吐槽,“可这么有钱,为啥还要出租床位?”

  小邱回忆,上学期某天,舍友突然说床位要“借”给一个熟人,但也没具体说对方叫什么,是做什么的。当时宿舍只有小邱和另外一个同学,“她说没意见,我只好说大家没意见我也没意见。”小邱坦言,自己其实是不开心的。在她看来,寝室也算小的公共场所,私自转租转借床铺,将宿舍钥匙交付他人,是对舍友人身财产安全的一种威胁。但碍于同学关系,又不便明说不同意。

  正在纠结之时,没想到宿管及时“出手”了。“因为那个人长得跟我们差别太大,而且半夜十点多搬行李,好几个大包裹,还带了另一个陌生人一起。宿管对我们都面熟,就询问她,结果她支支吾吾的。又看了她的证件,核对寝室入住照片,发现没有这个人。”宿管问其他同学这个人叫什么,大家都答不上来,“我们真的不知道啊,她就这样被发现了。”

  陌生人最终没能入住,小邱暗暗松了口气。后来舍友被学校警告,主动退了寝,也就没再交宿舍费。更令小邱惊喜的是,学校居然“主动出击”,升级了宿舍安保措施。“现在进宿舍楼都得像过地铁闸门似的,一人一卡一杆,以后再有人出租床位会很难。”

  正说

  学生转租行为不合法

  目前,不少高校对外人入住学生宿舍均有相关处置意见。例如北京大学《学生宿舍管理规定》第十四条,“严格禁止出租床位和留宿同性客人,留客每人每天罚款50元,并令其立即离开宿舍楼。”北京理工大学《学生宿舍管理规定》第四章第十七条,“未经批准,入住学生不得自行调换宿舍、床位;不得占用空置床位;不得私自转让、出租床位。”

  然而,也有声音对此表示不解。网友“紫辰Jack”质疑,“如果其他室友同意,这个东西凭什么违规?交了租金我就有其使用权,室友都不反对,你学校凭什么反对?”若学校没有类似严格规定,舍友也没有意见,学生就有权转租自己“已经交过租金”的床位了吗?

  “学生住在学校提供的宿舍,所交费用是有着相应优惠或者说福利的。交纳了住宿费,与学校之间也并不构成租赁关系。”北京市铭滔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焦景收表示,与社会上租了房子再转租出去不同,学生的转租行为并不合法。“房屋的所有权人是学校,如果学校要主张这部分权利,随时可以把非本宿舍学生清退出去。”

发表评论人参与 条评论(点击查看)

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战略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